您好,欢迎来到黄家医圈!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患者服务中心咨询热线:
0871-67010118、67010001、19969254430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家医圈 - 医圈文化 - 《黄氏圈论》



《黄氏圈论》文化与医道、思想的大巨变 ——评黄传贵大校的《黄氏圈论》 沙 蠡

日期:2018-08-29 17:27:55  来源:黄家医圈 作者:沙 蠡 字体大小:

 一、思路决定深刻和包罗万象的创新

    把一本“讲宇宙、天地、生命、医道的书”汇成一体,然后又讲“它们的生成、联系、变化、转归”,并给它打磨出来成书,成体系、成为尘封千年的对于宇宙的新思维确实需要勇气、博学与思想,因为“它属于中国古代哲学”。而中国古代几千年的文化和哲学精髓首先要吃透它,研究透它,这都比登天还难,何况还要在书中作为引申,对比使用,然后提出自己的圈理论!然而,摆在我面前的这本《黄氏圈论》的作者和传人却差不多只是一个与共和国同龄的人,由此可以想象黄家医术及“黄氏圈论”的整理发掘,这近乎是文化、思想、生命科学界的一个奇迹或神话!尽管“圈论的内容极其广泛,包含天、地、人、道、兵、武、医、杂等八大领域”,怪不得我国著名评论家阎纲先生称:“它像诗一样,富有智慧和热情、灵感和觉悟,又像数学一样,充满哥德巴赫式的猜想和天书般的神秘。”

    作为我国著名的响当当的一个评论家,以阎纲先生的为人和他对孙犁这位我国现代文学大师研究的认真态度及他的学识和学贯中西,早就知道他是一个不轻易对人发表评论的,可是在这里,他却不惜赞美和洋溢之词,可见他对这位大校军医的极力推崇和关注,这一定有该书表现手法、以及形式到内容的创新和突破。

    他是如何“圈论”写作的呢?请看下面这一段文字:“如果把生命机体比作战场的话,那么狼群就是敌方,医生和药物就是武器和我方,敌我双方开始在特殊的战场上展开了殊死较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其结果就敌方强大时,病就加重;我方强大时,病症就减弱;敌方胜利时,生命死亡;我方胜利时,疾病痊愈。”不知道我是不是孤陋寡闻,或者医书看得少,了解不多,但翻开《黄氏圈论》的大部分内容,有很多地方它一上来就吸引了你的眼球,而诸如像以上摘抄的细节它就像诗,在书中比比皆是。不仅鼓舞起人战斗的勇气,它甚至就像使病人置身于生生死死、硝烟弥漫的战场一样,令你兴奋,忘记病痛。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是它的语言和笔法这哪里像是一本医书?而像是诗人、文化人写的一本巨著,病人读了,好不痛快!但他又做到这一点,一定又少不了黄传贵对中国古典医学的深刻把握和厚实的哲学功底,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国最早的医学巨著《黄帝内经》其实就集哲学、古文化为一体。于是,我们还读到了黄氏圈论经过口传的一段段更加精彩的文字,如圈内第三十八指出:“父为山,母为海。性乃山海之洁,何鄙之有?”它在这里透露出的信息是,仿佛是一种纯洁的爱情,又好似是一种高洁的情愫。它们如同《诗经》中的开篇关于描写爱情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一样,令人难以忘怀和拍案惊奇!

    还有如“由于人小的时候,天生童稚,不懂得伪装,所以可以通过他外露的天性来探测他先天之向,进而预见他的未来。”诸如这样的段落这哪里是在论述,而完完全全在人生悟道,展示黄传贵他人生的一些心路历程和思想。你不得不认同和觉得他说的很在理,并由此可以看出他的医德、为人!如今,在全社会都感叹看病难、看病贵,党和政府都努力把看病难、看病贵作为一项关乎人民群众的社会热点和民心工程来进行不断地改进、探索时,我们听得更多的却是其中的一些非正常暗箱操作黑洞等一些所谓的怪现象,但你在黄传贵的医书和行医经历中,根本看不出他的这一面,而让患者更多看到并切深感受到的是他的一种彻底的人文关怀。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我通过反复思考和阅读,发现一是他的博学,二是他把病人又看作是自己的亲人。正是在这样一种精神和境界情操的支配下,他所以不惜“血本”宁愿把自己家传的“黄氏圈论”公诸于世,于是,我们才看到 “变家宝为国宝,变家传为国传,为中华民族的健康事业服务” 的黄传贵大校和著有《黄家医圈概论》、《中草药功能归类大全》、《民族民间医药外治大全》、《中医肿瘤30年》等著作。尤其是这本《黄氏圈论》,实现了哲学、医学、文化、思想的有效结合,这在当今医学界尤为难得,并使他成为获全军重大贡献奖。

    这首先得益于他思路的创新,视野的高阔。从这一点说开去,这本专著和黄传贵大校所发出来的声音实际上是民族化了的民族性话语,是现代化了的传统的一部分,是新的传统,是清理出来满足现代民族认同的文化想像。当然,也更是一种新的文化批评。这种批评,更重要的是,它重建了文化与精神的持久、亲密的联系。 “人文精神是指导人类社会前进的关键精神,它是龙头,它同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物质的和精神的努力,是密不可分的,抓住人文精神这一条纲,则纲举而目张,提要而勾玄。”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在《20世纪外国文化名人书库总序》中已说得简明扼要,非常深刻,这同时也对黄传贵大校力求突破精神的一种最好诠释。

    二、万物起源于中和“圈”理论

    除了形式、写作思路的创新,当然,《黄氏圈论》更主要的是内容的创新。郜元宝在《道统、学统与政统》中曾经指出:“知识分子的可贵之处,不在于他是否把自己的理想具体化为某种社会实践,而在于他总能从自身的传统中提出一系列的指向社会实践的理想,并以此坚持自己独立不迁的价值立场。”这是支撑黄传贵大校几十年来行医、著书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2003年11月30日,在北京由中国民族医药会主持召开的《黄氏圈论》研讨会上,专家们经过认真讨论,一致认为:《黄氏圈论》关于以“中生万物”为核心,以“圈、网、族、形、数、向、力、时”为内容的“天地八字”从哲学的角度阐明宇宙间万事万物和存、相称、离杀、转归的过程,不仅反映了事物的客观存在和内部联系,而且揭示了古典的、灵变的时空观。这是他总结先辈的成果,结合最新科技,得出“中生万物,万物归中”的结论,并认为:万物有圈圈为界,万物有网网相联。而圈理论大可指人类社会、自然世界乃至宇宙间一切事物,小可指特定个体事物的结构及特性,所以说大圈天地更大,小圈针尖更小,圈有层次地把宇宙间的一切事物组织联系起来,形成一个整体。而在圈中又细分为圈、网、族、形、数、向、力、时天地八字,这八字是客观存在的八个因素,然后通过天地八字演绎了宇宙空间、自然世界和人类社会的变化规律和运行法则。在这里,他为此而对存在决定意识同时提出了质疑:为什么同样的客观存在会产生不同的意识以及不同的思想,不同的观念?这能说存在完全决定意识吗?又如,东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从何而来?为什么东西方会形成两种截然相反的发展模式?这说明了大自然要让人类明白有阴必有阳,有正必有负,有左必有右,有南必有北,有东方文化就必定有西方文化。但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圈论的核心,即“中生万圈无穷小,万圈归中无穷大”这么一个主题。它就象一个圆,代表了中华文化,这是他的发现与实践中得出的真知灼见。因为从他的经历上看,他十三岁就失去了父亲,但父亲去世时,他就已经背熟了437个单味药、5个秘方、3738个单验方。小小少年,他就已经对家传的“圈论”倒背如流,使他从小就广采博取、积累深厚。到后来,他发现黄氏家族的祖传家医是“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生命科学为一体的宇宙学说”,他便苦苦思索和执着追求。

    所以通观全书,我们都可以看出,无论是它的医理或医术或传承都折射出新思维的亮点和光芒。这从第一、第二卷中体现得更为典型和明显,如开篇第一章的“宇宙发生学”,中的哲学意义,第二章中的“事物的运动模式”,以及“万物归圈”,“圈的思维体系”,“圈的认识思维图”等小标题部份下的内容中不难看出,《黄氏圈论》的论事、论人、论医、论天道无不认识透彻。并颂扬了天道、人生、情操和社会实践,他同时指出了人类近几百年来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对物质方面的研究上,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且仍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但对精神世界的深层次研究却屈指可数。而正因为物质世界的超前发展和精神世界的严重滞后,使得这一把双刃剑同时带来了抢劫、杀人、放火等违法犯罪行为。此外,人类对物质世界的疯狂追求还造成了大片森林被毁、水土流失、气候反常、物种灭绝、水源被污染、大气被污染、土壤被毒害,人类的生存环境日愈恶化。这样,人类要发展,避免自我毁灭,就得加大对人类精神世界的研究。这实际是一种文明危机,意义危机和价值危机,而黄传贵大校已认识透彻了并洞察到了这一点,他同时还告诉我们,原来在民间,在我们的生活中和数千年的中华文明史里,竟有这么一些传人在苦苦执着和探索。在此,我更加明白了这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国社科院研究生毕业生为何以这么一种近乎文艺又像文化理论同时又涉及哲学、生命、自然等方方面面的方式著书立说写下了这本书,并且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写出的,又为什么写下了这本书。

    说实话,当读到后记中 “尽管圈论的哲理工作十分艰巨,日常工作又十分繁忙,我还是满怀希望,从透支的生命里再榨取时间”时,我几乎已不能自己。我慢慢发现,黄传贵的努力实践在表明,他不仅治病救人,同时把行医已提升到了文明的高度。这在以人为本,不断落实和提倡科学发展观的今天尤其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说开去,《黄氏圈论》确实是一次大胆的理论、文化、医道与思想的创新实践与巨变,因为黄传贵最高的哲学操守是遵循“天地人合一”,即强调人与自然的协调发展。所以,在他的心目中,他理解的医学就与别人完全不一样,于是他说:“实践证明,医学不仅是生理学、病理学、保健学等自然科学的综合性学科,而且涉及政治、经济、伦理、人际、道德、家庭等社会科学的广泛内容。”这是多么精辟的结论呵!他比弗洛伊德更注重批评的策略,从而超学科地达到了多视角、多方位、深入细腻和令人信服的境地。

    三、生命科学与哲学

    哲学理论历来很抽象很枯燥,说起哲学,人们只会想起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黑格尔、费尔巴哈、康德、马克思、笛卡尔、萨特等西方哲学大师,而在中国,能与这些哲学大师们相提并论的仅有老子、庄子、孔子等,但通过《黄氏圈论》的阅读,我发现,说黄传贵大校是当代中国的哲学大师一点不为过。

    《黄氏圈论》的办法是通过一些很常见的例子让我们从生命科学的角度很容易走近它并理解它,所以,圈论说到底其实又是哲学思想在生命科学上的一种具体应用和示范,特别是在第四卷“图环命理图”中,作者从天人合一的整体论和生命观出发,揭示了生命机体奇妙的生物节律,为探索生命科学指出了一条全新的思路,从而成为“借助大胆想像的哲学大写意”。它包含了中国古代朴素的唯物主义哲学思想,它们与道家所提倡的“道”多少有些吻合但又不仅仅包含了老子说的“道”,甚至还与《周易》多少有些师承关系。这使我又想到了邵伟华,他在《周易》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信息预测学以及他对周易的解释和论述。同时,也让我更想到了出生于福建后又移居香港的著名学者南怀瑾先生的《易经杂说》和《易经系传别讲》,因为,“《易经》是经典之中经典,哲学之中哲学,智慧之中智慧”,所以南怀瑾先生把《易经》看成了“世界的联系”,由此通过它“研究上古的文化思想史”,并一再提到和推崇孔子怎么研究过这本巨著,说到底它就是包括了科学、哲学、宗教等一切都涵盖了。

    但实际上,正如黄传贵所说的那样,“圈论是黄氏祖先汲取唐末宋初诸子百家思想文化上众多成果之后创立的一门独立的学说”。因为黄氏祖先峭山公本身就是唐末宋初杰出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医学家,曾经吸取了唐代末年到宋代初年的文化之精华。而我认为,这是促使黄传贵形成他一整套“圈论”的至关重要的源。这是它的来路和方向,没有它,也许黄传贵大校的理论就要另它别论。于是,即使在临床上无论是他的治疗方法和手段,都“考虑整体性、不忘针对性,强调合,注重分。”特别在第五卷中作了具体表述,使医学置于社会的、文化的、生理的、心理的范畴,并将中医常用的“望、闻、问、切”作了进一步细化,将人体看作是一个有机的大系统。

    从这个角度而言,黄传贵他哪里仅仅只是一个医生?或者只能说,他是一个大写万物的医生!他说,“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具备了意识与精神的属性,其伟大尊贵之处在于思想的创造力、传输力和思想的再生力”,他说得多好啊!人文精神需要的是如何实践而不是如何体系化为一个大而全的体系,但事实证明,黄传贵大校既是一个有独到新颖理论的哲人,但更同时是一个勤于探索,敢闯生命科学的实践者。为了研究肿瘤,并在肿瘤诊治领域发挥特殊的作用,仅从1950年到1993年间他就从国内外有关肿瘤报刊上搜集资料并做了“十几万张卡片”,其间的辛苦与严谨的科学态度由此可想而知。虽然,他十三岁前跟父亲所学的东西又大都是囫囵吞枣的死记硬背下来的,这就需要回忆整理和研究,但是他凭着自己的毅力与好学最终形成了这部“具有原创性、传奇性的传统文化作品。”

    叔本华在《爱与生的烦恼》中说过,意志犹如树木的根干,智慧是它的枝桠,通过对黄传贵大校《黄氏圈论》的把脉和实践经验来看,他的这种文化批评既源于他个人的意志,当然也源于他本人的大智慧。道可道,非常道,他把什么都琢磨透了,还有什么不能给人们做指路明灯呢?这既是边疆云南的骄傲,同时也是军界的一面旗帜!

返回顶部
医院邮箱
关注小程序

扫一扫
关注微信小程序

预约挂号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进行预约挂号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