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黄家医圈!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患者服务中心咨询热线:
0871-67010118、67010001、19969254430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家医圈 - 医圈文化 - “忧济在元元”



“忧济在元元”忧济在元元(08)

日期:2018-08-29 17:40:47  来源:忧济在元元(08) 作者:忧济在元元(08) 字体大小:

    昆明市电机电器工业公司安装处主任邓崇庚,50岁,人称实干家。熟悉他的人说,老邓大病之后,增加了一句口头语:“我要把医生给我的这条老命,用在为人民造福的事业上。”

    就冲这,我登门访问了他。

    60年代中期,全国乱哄哄那隈子,老邓被打成“促生产抓革命”的典型。肋骨被打断了几根,肺部受到严重挫伤。他13岁便到东川矿工作,长年劳累,积劳成疾,现在是旧伤疤上添新伤,老病新病一起发作。他咳嗽,咳血,持续低热,长期失眠,饭量大减,身体消瘦,大胖子变成了瘦猴子,而且动则胸闷气短,一见风病情就加重。

    他到昆明、上海、北京几家大医院都看过病,医生说他是什么肺纹理增粗,肺结核,矽肺,肺阴影,肺挫伤……哎呀呀,他肺上有多少种病,他自己也记不住,说不清。

    他说他不治疗了,费那事儿干嘛?不过得回老家看看,同乡亲们告个别,聊表树长天高,叶落归根之情。

    邓崇庚回到了云南省巧家县,许多乡亲都来看望他。听到他的诉说,乡亲们告他说:“你快去找黄传贵,他是活神仙,能救你的命。”

    到哪儿去找黄传贵有人说他在西藏当兵,有人说他在西安“四医大”中医科当医生。

    老邓下了决心,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黄传贵。

    邓崇庚卧床不起的时候,黄传贵自己找上门了。对老邓的病,黄医生同意医院医生的诊断与结论。他给老邓拟定了一个眼观全局兼而顾之的治疗方案。

    老邓对我说,当时,他对治疗方案没意见,对其中的一味药,却实在接受不了。他说越想越可怕:

    老鼠能吃,还要活活吞下去?它会不会抓破我的喉咙?咽下肚,它会不会咬破我的胃?

    老邓向医生讨价还价说:“我多吃些汤水水,药粉粉,不吃老鼠行不行?”

    “不行。”黄医生斩钉截铁地说,“不是我跟你过不去,根据你的病,你需吃那些汤水水,药粉粉;还要吞下活老鼠。”

    黄医生从动物试验所买来两对又肥双大的白老鼠。用什么食物喂老鼠,怎么喂,连如何吃老鼠的具体事儿,黄医生一一交待清楚。

    半个月后,一只母鼠生下了四只小白鼠。小白鼠皮肤红红的,肚子胀胀的,身上没有一根绒毛,表皮上的血管分布以及跳动次数都能看得见,数得清。一个个双眼紧闭,四只小脚乱弹乱动,小脑袋左右乱摆。大鼠怕小鼠挨饿,在它的四个宝宝旁边忙来忙去。邓崇庚越看越口恶心 ,别说吞下这些鼠,看看它们,都让你三天没有吃饭的胃口了。

    妻子把四只小鼠拾到一个盘子里,放在茶几上,然后倒了一杯水。

    邓崇庚伸手去抓小老鼠,还没摸着老鼠,手就缩回来了。抬头一看,妻在一旁哧哧地笑。

    他火了,鼓足勇气,两个手指捏起一只小鼠,放到嘴里,喝口水,两眼一闭,连药带鼠冲下去。就这样,老邓一气儿吃下四只小老鼠。他出了一身汗,晚上直做恶梦。药难吃,但管用。老邓能平卧了。咳嗽少了,痰也少了。初见成效,消除了老邓的恐惧,大老鼠下几个仔,他吃几个仔儿。四个、七个、十个。

    有一次地吃得太多了,胃接受不了。吃下就吐了,吐出来的小老鼠还活着呢,他洗一洗,第二天又吃。

    两个月后,邓崇庚不咳嗽了,胸部不疼了,气儿够用了,能下床了,能在室内外活动了。半年之后,他生活能够自理了,也能骑着自行车上街了。在这个基础上,又服用了60剂汤药。一年后,邓崇庚感到自己的病完全好了,要求上班。

    他一再向领导表示,我要把黄医生给我的这条命用在“四化”上,用在为人民造福的事业上。领导和同志们劝他到医院复查,听听医生的意见再说。

    医生接过邓崇庚递过来的片子,目光微微拂了拂,冷冷地望了几眼邓崇庚,变颜色地说:“你从哪儿搞到的这张片子?”

    邓崇庚没明白医生的发问,不知如何回答,医生又开始了一连串的问题:

    “你用多少钱买的这张片子?你企图用它达到什么目的?”

    “片子是我的,是我……”邓崇庚想作点解释。

    “片子的主人早死了。”

    这医生够粗暴的,他打断老邓的话,轻率地作了结论。

    “你这医生乱说,我邓崇庚活得好好的。”

    “片子不是你的。”

    “片子是我的。”

    ……

    真有趣,医生和患者争开了嘴。

    老邓说,我苦苦向医生解释。可他就是不听,认定片子不是我的。

    听到这儿,我乐了,这事儿好生动。“后来呢?”

    “医生打电话给我们保卫科,要他们严肃处理这件事。”

    据说,接电话的同志乐了,他告诉医生说,邓崇庚是他们的头儿,片子是他的。

    小伙子一高兴,在电话上同医生聊开了天儿。他告诉医生说,老邓的病原先很重,让一位解放军医生给治好了。

    医生表示,邓崇庚需再拍张片子,才好作结论。

    两张片子一对照,医生冲着老邓笑了:“片子是你的,真的。”脸上一副歉疚的表情。

    片子是老邓的,真的;老邓的病好了,也是真的;后来老邓这位共产党员,也真的把医生赐给他的生命派上了新用场。

    他毛遂自荐,请求公司允许他组织机械安装队。公司批准了。他不要房子,不要投资,贷了一万元的款,租了一间房子。就这样,公司的成套机械安装处成立了。

    他以身作则,坚持高空作业。哪儿的活儿危险,他就在哪儿干。他和他的安装队,半年完成了400多万元的安装工程。使得巧家县千吨榨糖厂当年施工,当年投产。

    工程质量好,受到上级机关的好评。甲方还送给锦旗,以资感谢。

    1986年,他们放弃能赚60万元钱的工程不做,到没有报酬的禄劝县扶贫,从事水利机械安装工程。

返回顶部
医院邮箱
关注小程序

扫一扫
关注微信小程序

预约挂号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进行预约挂号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