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黄家医圈!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患者服务中心咨询热线:
0871-67010118、67010001、19969254430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家医圈 - 医圈文化 - “忧济在元元”



“忧济在元元”忧济在元元(06)

日期:2018-08-29 17:39:26  来源:忧济在元元(06) 作者:忧济在元元(06) 字体大小:

传奇六

    听说,黄家偶或有点细细碎碎的摩擦,也听到一些对医生妻子的非议。对黄家的情况,了解得多了,对某些问题,我有了新的结论。

    黄医生对病人热血衷肠。

    他常说:“医生的责作进为同时代活着的人解除疾病带来的痛苦。看个病,对医生来说是小事儿,对病人可是大事儿,老头死了家要穷,老婆死了家要散啊。”

    他常对妻子说:“驾驶员要体会搭不上车的乘客的心情。当医生的也不能忘记生病时的痛苦。医生的行为涉及到千家万户!”

    周转云是云南省巧家的一位农民,患脑炎,昏迷了三天三夜。家里人求救于黄传贵,黄医生用断续、血腾配合治疗,12小时后,周转云清醒了。

    以后,看到黄医生,周转云就要说一遍:“老同学,我睡着了,是你把我叫醒的。你唤转我一个,救了我一家啊!”

    黄医生说:“我的家乡在深山岖,和过去相比,生活好多了,但还很穷。得了病,大医院,他们住不起,大医院的医生,他们也请不起。”

    在黄医生诊室,我看到张志学的一份病历和一张拍片。

    “你这儿也拍片子?”我问医生。

    “不能拍。这是一个患者留下的。”他望望片子。

    为满足我的好奇心,黄医向我讲述了下面这个故事:

    张志学,男,12岁,父亲是巧家马树的农民。

    张志学咳嗽,痰中有血,身体消瘦,父亲带他到会泽拍片。摄片提示:两肺中间有一个块影,医生建议他到外地医院就诊。

    张志学的父亲把家中的猪卖了,七拼八凑,弄了200元钱,来到昆明。

    在某医院再次拍片,初诊为:纵隔障瘤。医生的意见是,住院作“CT”检查查或开胸探查。先交1000元住院费,前后约需二、三千元。

    张家父子听傻了。

    张家父子找到黄医生,黄医生给张志学看了病,取了药,留他父子吃了饭,送他们上路。

    父子俩一句话说不出,只流泪。

    黄医生要他们带走医院的诊断书和拍片,他们摆摆手,意思是不要了,他们拿着没有用。

    最近,张父来信说:“现在,孩子不咳嗽了,能吃饭,上学去了,我知道,除了家里的亲人,到社会上也能遇到亲人那。”

    巧家小河新田的龙小祥,到昆明寻找黄传贵。除了一袋子黄果,身上别无分文。他对黄医生说:“父亲去世了,母亲嫁人了,我病了,无办法,我来找你。”

    黄医生发现,龙小祥左胳膊肱骨及右腿股骨都有漏管,在流脓。

    黄医生让他在家洗了澡,吃了饭,送他到医院检查。

    医院确认为:结核性骨髓炎。

    黄医生给他拿了药,让他回家治疗。

    龙小祥病好了。

    龙小祥成家立业了。

    别人家是高朋满座,黄家是患者盈门,早6点就来打门,晚11点人才走完,一年365天,天天如此。

    有的患者,不管自己患的什么病,抓着黄家的茶杯喝茶,端起黄家的饭碗吃饭,房里烟雾腾腾,地下烟头满地。新刷的房子,白墙都给薰黑了。

    有的病人随地吐痰,黄医生喂了几只搞科研用的鸡,他叫妻子撒食喂鸡,妻子说不用喂,它们一个个饱着呢。丈夫不理解: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战友,一人留下一口痰,这几只鸡吃不完,还有几口没动呢。”

    ……

    黄家夫妇,婚后,过了8年牛郎织女生活。张友惠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上班前送孩子到幼儿园,下班后先接孩子,然后回家做饭。孩子生病,她抱着孩子深更半夜哭到天明。给丈夫写信的时候,她却总是那私几个字儿:“我们一切都好,你要好好工作学习”。

    黄医生说,他感谢他的妻子。由于她的支持,他顺利地读完了大学,毕业后,又留校工作。他常常对妻子说:“黄八代的事业哪,有你的一半啊。”

    1981年,黄医生由西安调回了昆明。全家团聚后,家务事仍粘在她身上。夫妇之间顾不上谈天说地,更没时间逛公园。妻子喊丈夫吃饭,丈夫点点头,冲妻子笑笑,他太累了,话都说给病人了。难得同妻子说上几句家常话。

    张友惠上大班,24小时一轮转,劳累了一天一夜,精疲力尽,本想回家休息休息,她什么时候进家,家里都是一屋子人。

    躺到床上不一会儿,病人便在门外喊叫:

    “黄医生在家吗?”

    “找黄医看看病。”

    开初,她还可以开门答话。渐渐的,管你天王老子叫,一律不理。

    病人坐在门口等,陆陆续续的还有人来。

    病人在呻吟。

    患者在大声谈笑。

    小孩子又哭又吵。

    她躺在床上能睡着?

    天天如此。数年如一日。

    她气得在床上哭。

    她气得同丈夫大吵大闹。

    她觉得她在这个家活不下去。

    有时候,她把火儿发到客人身上去了。

    看到妻子要动气,黄医生悄声向妻子说:

    “别吵,这是我的同学”

    “客气点,这是我的老师”

    “张友惠,给点面子,这是我的老乡。小心,家乡人会说我怕老婆。”

    对这些急中生智的老生常谈,妻子张友惠只有释然一笑。

    张友惠不仅风度优雅,身材匀称,一表人材,还是位绝顶聪明的女主人。她过去是昆明铁路局小石坝机修厂连续几年的乒乓球单打冠军,开朗、健谈、活泼、能歌善,心地善良。她向丈夫附耳几句,便说得丈夫脸色激红,不得不向妻子连连道歉,频频点头。

    我几次碰上这样的场面。

    我同医生开玩笑说:“你这男子汉,常向妻子陪罪?”

    “嗯,次数还不少呢!”

    “老婆面前没英雄,向妻子陪罪不丢人。你别责怪她,作你的妻子太难了,我很同情她。”我对他说。

    黄医生很洒脱,这天就他的家事,他说了很多。结论是:

    “这,我有自知之明,世界上任何一个可以作我妻子的女人,和我一起生活,都不会幸福。我要设身处地同情我的病人,我也要设身处地理解我的妻子。”
 

返回顶部
医院邮箱
关注小程序

扫一扫
关注微信小程序

预约挂号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进行预约挂号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