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黄家医圈!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患者服务中心咨询热线:
0871-67010118、67010001、19969254430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家医圈 - 黄家医圈简介 - 追溯黄家医圈

黄家医圈与中国圜道观───“天地八字”(图说)试析

日期:1970-01-01 08:00:00   作者:徐刚
0
字体大小:

“黄家医圈”的提出
    一九八八年三月,在浩潮的中国医学宝库中,一颗深藏于民间的璀灿明珠破土而出,它就是由解放军总后卫生部 组织的专家论证会上被公诸于世的云南民间家传医学体系“黄家医圈”。
    参加这次论证会的专家听取和论 证了黄传贵医生撰写的“医圈”的第一 个理论文本《黄家医圈概论(提纲)》,经 过答辩,专家们一致认为:“黄家医圈” 理论流传于民间,来源于实践,以“内外合一”, 五诊合参”,“分圈施治”为三大 支柱,与中医理论基本相似。其中在脏腑、经络的基础上把生命划为内外八圈,提示了人体生理病理不同层次的情 况,尤其是五诊合参,分圈施治扩大了中医诊治的内涵与外延,自成体系、独具特色……“黄家医圈”是祖国医学中有研究价值的瑰宝,有必要运用科学的方法与现代化手段加紧进行系统整理,扩大验证,深入研究,提炼精华,去其糟粕,使其成为我军中医事业中的一颗明珠。(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卫生部印发(《黄氏医圈》研讨会会议纪要的通知)“黄家医圈”是黄氏祖先在行医治病与疾病斗争中,不断总结自家和民间防病治病的经验,经过长期实践,逐步积累形成的一套比较全面的宏观家传医学理论和医术。由于这门医学理论和医术均以“圈”作为划分与施冶标准(如外圈,外八圈、内圈、内八圈……),所以,黄家祖上形象的自称这门独创的医学理论和医术为“黄家医圈”(当地民间又俗称“圈圈医学”)以别他人。
    “医圈”(以下均简称“医圈”)在黄氏家族中一脉单承,口传心受,代代相传,由于黄家行医的祖祖辈辈都是身居深山,活动范围局限于云、贵、川的边缘地区,出于技术上保密的需要和当时社会条件的制约以及自身文化的局限,以至“医圈”虽同中国传统医学有着一定的渊源,但在理论和医术上却又同传统医学有着明显的、内在的独特之处。“医圈”之所以能流传至今仍发挥社会功效,主要是黄氏的祖先在实践的过程中不断丰富与发展的结果,而他的面市和被社会逐渐认知,则是得力于黄氏第八代传人黄传贵医生的发掘、整理、丰富与完善。特别是黄传贵医生应用“医圈”的理论和医术,在祖传秘方“包块方”的基础上研制出了“黄氏抗癌粉”并投入临床使用,取得显著疗效后,“医圈”理论和医术的实用价值更受到社会的重视和关注。

    “天地八字”是“医圈”的理论基础
    “黄家医圈”这门家传医学理论与医术,以黄家世代医药实践为基础,既有中医传统的宇宙现和思维方式的基本特征,又有黄氏家族在实践中感悟到的直觉经验,它不仅形成了自己的特定的医德规范、医理药理和秘方验方,而且还形成了以“圈、网、族、形、数、向、力、时”为宏观认识论的“天地八字”,以“物、神、性、气、血、道、光、温”为微观认识的“生命八字”,它们的内容构成了“医圈”的理论核心。
    恩格斯认为“不管自然科学家采取什么样的态度,他们还是得受哲学的支配(《马克斯、思格斯全集》第 20卷、第552页)。“医圈”作为医学科学,自然也同哲学思想有着不可忽视的内在联系,这种对“医圈”理论和医术起着支配作用的哲学思想,就是“天地八字”和“生命八字”。黄传贵医生根据家传的医学思想发掘整理和发展提出的“天地八字”与“生命八字”,第一次将“医圈”的 理论基础以及认识功能和“医圈”有机地联系了起来,为研究“医圈”的过去、现在以及将来提供了思想脉络和理论路径。
    尽管我们现在还无从考究黄氏的 祖上是在什么时代,什么时期如何提出“圈、网、族、形、数、向、力、时”这八个具 有哲学意义的范畴的,一时也难以阐述得清八个范畴之间的相互关系,但是, 在实践的有效性巳被证明它符合客观 实际(“天地八字”的理论价值是通过黄家医术在医疗上的成果来证明的)之后,我们看到的是,“天地八字”作为“医圈”的宏观的思想理论基础,它对“医圈”的形成和发展都有着直接的指导作用。在“医圈”中,“天地八字”虽然不具有实际操作上的效用性,但它在思想理论上却是“医圈”的实施者--黄家历代医生的指导思想和认识方法。可以说,黄家历代医生对世界、对事物、对生命、对疾病的认识都是建立在“天地八字”这个思想基础之上的,“医圈”所阐述的医学理论也只是“天地八字”在医 学科学上的具体体现与应用。这种理论(天地八字)对实践(治疗疾病)指导作 用的正确性在实践过程中得到了验证,验证的结果(普遍的有效性)又增加和 丰富了黄家对“天地八字”的认识。然 而,象家传秘方一样,这种家传的思想 理论也是通过口传心授进行的,这就使 得“天地八字”也具有了封闭和不传播 性,以至在“医圈”的医疗技术已被社会公认了的今天,人们对“天地八字”所具 有的认识意义尚还一无所知。
    由于“天地八字”集中体现了黄氏祖先对事物的认识和认识事物的方法, 是黄氏祖先通过自家数代的医学实践 总结出的认知观,因而,它具有强烈的个性色彩和民间思想文化特色。这种植 根于民间医学,来源于民间思想文化的 形象的、朴素的、自以发哲学观念所具 有的理论价值,已经远远超出了医学理 论范围,所以对“天地八字”的研究和探 讨不仅具有自然科学的价值,更具有社会科学方面的意义。

    “黄家医圈”的“圈说”
    《周易》选择了八种自然界的存在 物(天·乾)、(地·坤)、(雷。震)、(火 。离)、(风·巽)、(泽·兑)、(水,坎)、(山·良)来解释世界的生成,形成了它 的万物生成论。“医圈”也从八个方面,选择了八个颇具形象性的概念说明事物的存在状态以及相互关系。虽然我们很难判断《周易》的“万物生成论”是不是对“医圈”“天地八字”的形成有过影响,但就其相似这一点而言,也可以看出,黄家先辈对客观事物的认识以及认识的方法,无疑是具有直觉经验的思维色彩的。 《周易》以乾、坤、震、离、巽、兑、坎、艮解释世界的生成,“医圈”以圈、 网、族、形、数、向、力、时说明“天地八字”是“认识宇宙万物存在的方式和范 围”,这种形式上相似性是否意味着它们之间内在意义上的相通性,这是值得研究和探讨的。
    “医圈”的“圈说”认为:整个宇宙是一个大圈,世间的万事万物也各有圈,“大圈小圈内外圈,大圈天地更大,小圈 针尖更小,万物有圈。”这种谒语式的直观论断,指出了事物无论大、小、内、外 都存在着圈,大到巨如天地般的宏观世 界(天地更大),小到微如针尖般的微观世界(针尖更小),都有着圈这一种状态 和形态,它们“往复循环,交叉重迭,奇 妙无穷,”。根据“万物有圈”的认识,黄家祖辈以及黄传贵医生本人都把“圈” 作为“黄家医圈”医术的首要范畴和认识工具,建立起了以“内外合一的整体观念、五诊合参论治和分圈旋治”为核 心的宏观家传医学理论(即生命过程中的“和存”与“离杀”,“助合存”与“反离杀”及“相称”的理论),“把生命的存在按照一定的范围和规律划分为内外八圈……要求医生必须认识命与内、外八圈的关系,知道各圈自存、依存、相存的 关系,或自杀、相杀、桥杀的关系;各圈 内部的不断变化与反映,就是生命在圈 内的和存、离杀、相称现象……”。并且 还指出;“由个体生命的外部因素组成 的圈称为外圈。它的范围是个体生命的 表面到无限空间,其内涵是指生命在存亡过程中的三个方面:一是生命受外八圈直接或间接的和存、相称与离杀;二是指生命对外八圈的依附性,即应激 力、适应力、利用力;三是讲外八圈中各圈之间的关系及对生命的和存、相称与离杀的关系。由个体生命的内部因素组 成的圈称为内圈。它的范围是从个体生 命的表面到生命的中心,其内涵主要是 指个体生命生存过程中的和存、相称、离杀在内外因素作用下的变化关系;一是指生命自身对内八圈的反映力、调 节力、修复力;二是指内八圈对生命的依附性;三是讲内八圈之间在和存和离 杀条件下的直接或间接的联系……命与内、外八圈的关系,是生命的内部因素与外部因素的必然联系和生命过程 中的和存、相称、离杀的关系。故’医圈’ 指出’命制于内、外八圈,生在圈内,死在圈外,”。
    对内圈与外圈的关系,“医圈”明确指出:“圈的形状在黄家医圈中没有实际的医学价值,因此圈的形状并不影响圈的内容,医圈的实际价值在于圈的内容及其和存、相称、离杀的变化和转归。在圈与圈的关系中,内圈依存外圈而存在,外圈是内圈存在的形式,内圈是外圈存在的内容。对生命来讲,外八圈是生命的外部因素,是生命生存的条件;内八圈是生命的内部因素,是生命存在的根据。”从以上引证可以清楚地看出,“圈”实际上已经是从医疗实践中总结出的超越了具体行为的、由具体上升到抽象、由个别上升到普遍的具有家传特色的认识论的方法论。
    这个因自然科学实践而总结认识到的“圈”进入了思维领域后,在“黄家医圈”提出的“天地八字”这一宏观的思想理论基础中,它与“网、族、形、数、向、力、时”共同组成了“医圈”的整体思维概念,对“医圈”的认识、总结和发展起着全面的指导作用。

    “圈说”与传统医学圜道论
    以上论述可以看出,“圈说”的提出是建立在“圈说”与传统医学圜道观黄家医术的基础上的,是在应用医术治病的过程中逐渐完善起来的。它是一个由内而向外的认识过程;一个由人(生命)而及物的认知;由客观而主观;由探求个体而渐次进入探求社会;由分析微观而探索宏观;由实而虚;由具体而抽象。它的产生既是自身悟求的结果,同时也可以看出中医文化的潜在影响以及中国古代某些哲学思想在其观念中的渗透,从它与中医经络循环学说的关系以及中国圜道观的相似和近似之处,就可见其一斑。黄家医圈“圈说”的建立以及“天地八字”的提出,首先有赖于黄家祖辈的医学实践和对实践理论的认识与升华。在中国传统自然科学中,中医学最充分显示了中国思维特色,是一个完整庞大的理论体系,中国古代哲学的许多观点都同中医学说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中国古代哲学本质上是一种以生命文化为基础的生命哲学,它的许多观点都是围绕着生命中心展开和引伸出来的,在这一点上,黄家医圈许多观点的建立和提出也具有同样的特点。例如,《内经》认为,气血沿经循行,每昼夜绕同身五十圈,十四条正经按其走向衔接起来,恰好是一个贯通五脏六腑、四肢九窍首尾相接的圆圈。而“圈说”内八圈也指出:由气血圈、运化圈、肾水圈、命源 圈、八位圈、异九 圈、经络圈、生死 圈组构成的八圈是生命内圈的组 成部分,内圈各点之间存在着互相循环、互相影响的可逆性关系,它们之间相互依存,互为因果。中医有循环论,“医圈”就有与其相似的“圈说” ;中医有经络论,“医圈”就有“网说” ;中医有区分疾病的类别学,“医圈”则有“族说”;中医有神形论,“医圈”则对应以“形说”;中医有把疾病和时空联系起来的阴阳学说,“医圈”则有“时说”……这些观念的产生和提出,则又同中国传统医学的圜道思想有着潜在的联系。’ 圜道观认为,宇宙和万物永恒地循着周而复始的环周运动,一切自然现象和社会人事的发生、发展、消亡,都在环周运动中进行。在现有的典籍中,《易经》首次以明确的文字形式并结合卦象将这种观念自觉的表述出来。在《易经》看来,天地、日月、四时、昼夜、阴睛……无不在做着各自的循环运动,一切生物和人事都在循环运动中得以生化发展,走完自己的历程。世间所有变迁,都是循环式的运动。“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这是《易经》对世界的最高概括;圜道观自《易经》系统地表述出来之后,便广泛地散播开来。从哲学玄想到文艺创作,从科学研究到宗教信仰,从时空意识到社会历史,从宇宙理论到手工技术……凡是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地方,就可以发现循环观念的踪迹和影响。它作为一种内在的因素,渗透到精神文明的各个方面,成为影响至今的一种牢固的思维习惯而与整个中华文化熔铸在一起。就循环观念对民族思维的深厚影响力这一点上来看,我们从中可以看出,它对“圈说”的提出与建立存在着潜在的影响作用。因为,在“圈说”论者看来,“圈”不是指形状,而是一种与其它存在物有着这样和那样相互联系的范围。这个范围可大可小,可宽可窄。范围内的任何物质都属于“圈”的内容,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如果就“圈”的形状而言,它可以是圆形、方形、三角形、多边形或者是不规则形等。圈的形状在“黄家医圈”中没有实际的医学价值,因此圈的形状并不影响圈的内容。 由此可见“圈”已不是治疗疾病的某种方法与手段,它已超出了具体的行为,成为指导认识疾病的思想,这种思想的最根本特征就是认识到事物的生存发展与运动象一个圆圈一样,以一种循环往复的方式进行。“圈”的提出恰好印证了中国圜道文化和圜道哲学思想对其产生的影响和作用。这一点也可以从许多典籍的有关论述中得到证明,并从中看出“圜道”与“圈说”之间的发展脉络。

    “圈说”与圜道思想
    《易经》首次以明确的文字形式并结合卦象将圜道思想表述了出来,《易·说卦》就有“乾为天,力圜。”之说。爻辞“无平不陂,无往不复”更是表达了万事万物都处于平陂往复的循环之意。《楚辞·天问》也有“圜则九重,孰营度之?”的问询。而《吕氏春秋·圜道》则从天道地道、日月星辰、云运水流、万物生杀、四枝九窍、音乐声律诸方面全面展开了对“圜道”的论述。“何以说天道之圜也?精气一上一下,圜周复杂,无所稽留,故曰天道圜。”“日夜一周,圜道也。……物动则萌,萌而生,生而长,长而大,大而成,成乃衰,衰而杀,杀而藏,圜道也。”《白虎通义》“周而复始,穷则返本。”《正蒙。参两篇》“凡圜转之物,动必有机;既谓之机,则动非自外也。”……这许多有关圜道思想的论述都表明,圜道就是万物循环运动之道,事物以一定的循环圈作为自己运动的界限,而每一个圆圈就是一个整体,只有通过对循环整体的了解,才能揭示该事物的本质特性。由于运动的结构是一个个首尾相接的圆圈,事物的循环运动最后会重新回到原来的出发点。这种原因变成结果,结果变成原因的互为因果关系,构成了事物内部的反馈与调节。
    从“圜道”与“圈说”的比较中我们可以发现,“圈”的范围是无限的,它表述了宏观世界和微观世界的无限性是客观的存在,它们的运动方式都遵循着循环运动的规律,这种循环运动的范围构成了首尾相接的运动时空。它不是某实体性的存在物,在医学上它是一种划分范围的标准,虽然表达了某种疾病的存在范围 ;表达了这种疾病与那种之间的关系(如;头圈、颈项圈、肩圈……之类),但并不表达疾病的内容。这正如“圈说”的提出的那样:“如果我们把‘医圈’中的圈简喻为一个果园的‘园’,那么在内外合一上就是把果园的占地面积作为这个‘园’的范围;这个特定范围内的一切品种都看成是这个‘园’的内容;和存时“园’内一切果树都依附这块土地而自存和相存,园内任何一种果树的根茎叶花果实腐败后都可成为共同的营养成分,其中任何一棵树的疾病都将对园内的其它品种造成威胁。相称时任何一种果树都不断地进行自身调节来适应园内的一切自然环境而生存,在离杀时则互相争吸营养、水分、阳光、和空气,如果某一棵树发生虫害,就可能传播其它果树甚至危及整个’园’的果树。在助和存、反离杀时不能孤立地防治已产生虫灾的一棵树,而必须考虑到树附近的区域甚至全园果树, 但重点 是针对 虫害产 生的原 因及已 产生虫豁的果树,一是抢救,二是防止虫害再传播。这就是“医圈”的内外合一思想和分圈施治相结合的原则。”这些形象的比喻说的虽是对疾病的认识和诊治,但透过比喻,它涉及的仍是整体与局部、个别与一般的辨证关系,名与实、形式与内容的认识关系。它的整体性或者说是整体现表现为一种“和”的关系,即“大圈”,它的局部为“小圈,”,这种“大”与“小”的“和”构成了“圈”这一范畴。它的个别表现为这个“圈”与那“圈”不同特点,比如“内圈”与“外圈”。在名与实的关系上,内容与形式的关系上,“圈”只是一个表达概念,一个比较形象的说法,它不代表任何实际内容,它既可以是园形、三角形乃至其它的任何形状,但都与实际内容无任何关系,它的内容在于“圈”的内涵是一种认知方法和思维方式,揭示的是事物的运动方式,事物与事物之间的存在关系等等。这些充满思辨色彩的形而上的思维方法,所要揭示的不是“圈”是什么,而是“圈”所包含的意义。以这样的观点来考查和分析“圈说”,就不难理解,它是“存在的、个体的、完整的和封完备的”这一系统的论说了。
    “黄家医圈”的“圈说”作为“医圈”的基础学说,它的提出和建立由于来自于民间,受民间文化的影响和局限,它的一些观点并不十分精确和准确,与传统的许多哲学观点相比,它具有更为浓厚的直观的、直觉的、经验的、意指性的家传思想色彩,所以要精确地将它定位于某一学说,某一流派实在是件难事,甚至也是不可能的。然而,它的这种朴素性、自发性和与中国古代哲学的某些相似里恰巧潜藏着一种思想认识从原始上升到现代,从零碎上升到完整,从感性上升到理性,从民间上升到正统,从粗糙上升到精细的进化发展过程,通过对这种过程的研究,可以促使我们更为深刻地了解某一思想的生成与发展之间的关系,同时也可以促进“黄家医圈”向“理论化、科学化”的方向发展,丰富祖国医学遗产。

返回顶部
医院邮箱
关注小程序

扫一扫
关注微信小程序

预约挂号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进行预约挂号

在线咨询